《鹤唳华亭》太子哭戏太多惹吐槽罗晋蓄力留最后爆发

热门剧《鹤唳华亭》太子哭戏太多惹观众吐槽罗晋蓄积力量留最后爆发

“不管快进到哪儿,男主总是哭。”“一个太子,一个大男人为啥干啥都要哭?”太子哭戏多,是很多观众看《鹤唳华亭》的疑问,还有观众将萧定权称为只会哭的男版林黛玉。比如卷轴案的结局,朝堂之上,陷害太子的齐王当庭败露,太子却为他打圆场,称此事也有一种可能,就是坠楼的张尚服在挑拨他们兄弟二人的关系。说话时,太子的眼泪一直在眼圈里打转儿,陈情完结,一滴热泪滑落脸颊。戏外,瞬时弹幕四起:“太子为什么总爱哭?”“能不哭吗?”但这段剧情的潜台词是,太子为了顾全大局放过了齐王,将全部罪责推到无辜的张尚服身上,而这个女人又是太子去世母亲的贴身侍女,陪伴太子长大成人。这对于二十出头,丧母三年,被父皇时时提防,遭兄长处处陷害,本性忠孝仁慈的萧定权来说,不流泪,其实是不合情理的。

该综艺盛典将进行声乐组、才艺组和模特组的角逐。总策划、青年歌唱家金霖与著名女歌唱家燕妮4月9日在金边参加华人华侨一项盛事,与柬埔寨首相洪森共进晚餐。适逢“首届亚洲综艺盛典”柬埔寨海选在玫瑰国际大酒店的四十多位参赛者,进行面试、海选及点评,有15人进入决赛。评委有金霖、燕妮、柬埔寨安徽商会常务副会长徐光礼、金边公立崇正学校主任高文胜等,他们惊喜选手们颇有表演才华,不禁绝囗称赞,其中一小女孩极像吉克隽逸,被誉为“小吉克隽逸”,大家一致认为认为在北京提供一个能够相互切磋、学习的机会,十分难得,特别是对于传承、融汇各国之间的文化特质,在亚洲搭建起更广阔的艺术和友谊的舞台,意义深远。

中国的组委会群策群力,对盛典运作方案精雕细刻,台前幕后每个环节安排井井有条。各地的海选工作有序紧张开展,发现了众多人才。国内的音乐界的人士、文化艺术盛典的编导们和明星评委都积极加盟《亚洲综艺盛典》的各自工作,勤勤恳恳,出谋划策,在微信群内与国外的同行合作者不分昼夜进行沟通,业绩卓有成效。

近日,新加坡《新明晚报》以《本地办海选 新马歌唱好手云集》为题报道,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文艺选手在山景坡一带进行海选,4月14日在女皇镇联络所举行本地决赛,新、马、印三方赛区总决赛筹划兼评审、已移居新加坡的全能唱作音乐人谢亮子为此全力统筹,她透露:将选出新马各25名具备相当实力和舞台魅力的优势秀选手到北京参赛。本地星光唱片公司负责人许桂荧协办大赛。报道说,参赛选手包括新加坡代表詹晓嫚爱唱《三寸天堂》、《体面》等网红歌,她的声线淸澈且有磁性,是可造之材。来自马来西亚丰盛港的冼雪莉嗓音感性忧郁,擅长唱福建歌、《囚鸟》和李玟的歌曲。另一名来自马来西亚的傅子文也曾获得去年电视台“黄金年华”第一系列冠军,歌舞具备相当实力和舞台魅力。

守礼、本分,看上去懦弱,表面看这是萧定权的“小怯”,但这个人物的根基来源于他的理想,他对自由的渴望,以及他对身边人的不舍。罗晋说,萧定权作为一个太子,在其位,担其责,“他一定会拼尽全力去做些好的事情,他不惜一切代价,在现代世界当中,遇到困难放弃的人还是不少的,而萧定权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所以前期他可能会有一些小怯,但最终他是大勇。”萧定权前期的小怯,恰恰能够反衬出他后期的大勇,而这种大勇正是这部剧要传达的主旨。

本次大赛由亚洲综艺盛典组委会主办;金霖工作室、北京瀚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北京华谊光标公关营销有限责任公司、北京瑞乾东升文化集团有限公司、北京海归协会、北京电音协会、 北京沙画协会、争奇斗艳(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祎萌时代(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柬埔寨月亮湾花蕊度假村等公司协办;北京艺苗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承办。其目的是推动亚洲更广泛的文化交流,届时中国各省市精英也将与亚洲好手同台竞技献艺。

前期“小怯”衬托后期“大勇”

《鹤唳华亭》播出过半,剧情让很多观众期待罗晋饰演的太子萧定权能够强大起来,去反击残酷皇权。在接受采访时,罗晋透露,“小怯大勇”是萧定权的人物设定,剧情前期萧定权会有一些小怯,但最终他是大勇。“压抑得越久,爆发得越高,大家等着,后面会有爆发的。”

萧定权困于君臣父子,心中满是苦衷和难言,冲突难以外化,人物有非常多的内心戏来表现,他在权力斗争中如何对抗权力的吞噬和异化,保持干净纯粹的自己。《鹤唳华亭》拍了8个月,罗晋几乎每天都处在萧定权充满孤凉感的状态里。杀青时,他在微博上写下:“萧定权,我走完了你的一生,同时,我的人生,你也来过!”

被称为“只会哭的男版林黛玉”

戏拍完一年,罗晋还没从角色里完全抽离出来。上周,他参加《鹤唳华亭》分享会。现场,罗晋打趣说自己不会再接哭这么多的戏了,他还信誓旦旦地强调,自己平时不是一个爱哭的人。而当罗晋与久未谋面的王建国(剧中太子东府大管家扮演者)重逢,两人百感交集,久久拥抱。“我当时特别胸有成竹地说,我是个抗压能力很强的人,刚说完,建国老师说了两句话,我就哭了,因为这种情感是很脆弱的。”回想那一幕,罗晋说,看到王建国老师的时候,真的就像见到了自己的亲人。

本报记者 邱伟 文并图

在罗晋看来,哭戏是萧定权情绪的表达,陷在人物里时,这是顺其自然的表现。“就是在那样的一个氛围里,再加上每一位演职人员,包括那样的环境,情感可能就这么流露了,因为他(萧定权)确实挺难的。”

萧定权的难,难在他的身份。罗晋说,“我们可能会认为储君是高高在上的,但历朝历代的太子真的都不容易,能把自己的命留住,最后坐上皇位,就是奇迹。”萧定权的难处还在于舅舅手握兵权,被父皇视为眼中钉,于是扶持齐王制衡太子。萧定权渴望父爱却步步艰辛,他深知父皇的制衡之术,却怀抱着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君明臣贤的儒家理想,“其实萧定权内心深处一定是一个认为自己的父亲是爱自己的人,所以他一次一次想去求证,在他父亲心里,他到底算什么?他每一次流眼泪都是因为他寄予希望,但一次又一次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