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乐平诞辰110周年他的“三毛”漫画形象如何诞生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8月20日电(记者 上官云)蒜头鼻子,细细的脖子,头顶三根孤独的头发……《三毛流浪记》曾经是几代人的记忆。创作出三毛经典形象的,就是漫画家张乐平。

今年是张乐平诞辰110周年,日前,《三毛流浪记》也推出了电影绘本版。张乐平之子张慰军在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时,分享了“三毛”漫画形象诞生的过程,也谈到了父亲生活、创作中的许多趣事。

特朗普的又一个“变化”,是对疫苗研发的立场。新冠疫情已导致美国超过14万人死亡,研发出快速可用的疫苗愈加刻不容缓,但特朗普政府一直忙着“甩锅”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7月16日,美国司法部长巴尔在演讲中还在煞有介事地诬称“中国黑客攻击美国大学和企业欲窃取新冠病毒疫苗机密”。然而到了21日,在被问及政府是否会与中国合作为美国民众研制疫苗时,特朗普却一反常态地表示:“我们愿意与任何能带给我们好结果的人合作……我认为大家将在未来较短一段时间内——也许是非常短时间内——看到一些东西,绝对跟非常好的疗法和疫苗有关的东西。”

到了晚年,张乐平的作品数量有所减少。但总体上仍然算是一位多产画家。

联系到美国政府此前高调宣布“买断”新冠治疗药物瑞德西韦未来3个月九成产量的做法,特朗普此次改口称愿与中国合作研发疫苗,用意不言而喻。只是,令人费解的是,特朗普刚刚表态愿与中国合作研发疫情,紧接着就又固执地将新冠病毒称为“看不见的中国病毒”,继续“甩锅”。

尽管美国新冠确诊病例已超388万例,死亡超14.1万例,但真正促使特朗普在戴口罩、疫情、疫苗国际合作上转变立场的从来不是疫情本身,而是选情。

就在两天前的7月19日,特朗普刚刚在“福克斯周日新闻”的采访中驳斥过美国传染病学专家安东尼·福奇敦促当局采取更多防疫措施应对疫情恶化的说法,称福奇的话“有点危言耸听”,坚称他本人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中虽有小过失,但“最终是正确的”,并且“可能比其他任何人都更正确”。对此,福奇在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时回应说:“我坚持我所说的一切。在当时的情况下,我说的话绝对是真的。”他认为白宫对他的批评是“一派胡言、完全错误”,白宫官员说出的话遭到整个科学界和媒体界的反对,“这最终会伤害到总统”。

三毛漫画当时的火爆程度,堪比如今的畅销书。据说,《三毛流浪记》第一幅是《孤苦伶仃》,一出来就反响很大,发表该漫画的报纸销量也跟着上升。

在他看来,父亲始终对画的质量很讲究,觉得有一点画得不好就丢掉重画,“他一直说,别等着人家来说不好。自己都觉着不满意的作品,为什么要拿出来呢?”

《三毛流浪记》电影绘本版。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7月20日,在将口罩与“爱国”挂钩之后,特朗普仍习惯性地不忘自吹一下。他在“推文”中写道:“许多人说,当你无法保持社交距离时,戴上口罩就是爱国的表现。没有人比我更爱国了,我是你们最爱的总统!”7月21日,特朗普再次敦促美国人戴口罩,以帮助抑制正在全美各地迅速蔓延的疫情。“我们要求每个人,当你不能和别人保持距离时,戴上口罩。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口罩,它们都有作用。我们需要我们能得到的一切。”在白宫疫情简报会上,特朗普一反常态地从口袋里掏出口罩,宣传戴口罩的好处,同时告诫美国年轻人最好不要去酒吧等人群密集的公共场所,或者去传播疾病。他说:“在保护高风险人群的同时,要利用每一次机会洗手。我们恳求美国年轻人避免拥挤的酒吧和其他拥挤的室内聚会。要安全,要聪明。”

对于特朗普这些改变,福奇21日坦言“感到积极乐观”。但民主党人似乎并不买账。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前副总统拜登21日继续指责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特朗普没有经受住最重要的考验。他本该照顾好所有人。”同时,拜登顺势推出其疫情后经济复苏计划,呼吁发展护理经济,照顾好老人和儿童。美国会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尔斯·舒默则表示,白宫幕僚们应该让特朗普远离疫情简报会讲台,因为他对于公众的健康是一个“威胁”。

《孤苦伶仃》。受访者供图

张乐平是浙江海盐人,毕生从事漫画创作。他所创作的三毛形象妇孺皆知,本人也被誉为“三毛之父”,是中国当代著名漫画家之一。

新冠肺炎疫情已在美国蔓延4个多月。尽管美国顶级公共卫生专家、“第一夫人”“第一女儿”等人都呼吁过公众戴上口罩,但特朗普本人却是拒绝的。他数次公开质疑戴口罩的必要性,表示他自己不会戴口罩。他还讽刺过其对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戴口罩的行为。直到7月11日,特朗普才在其幕僚的恳求之下首次在公共场合戴上口罩。相较之下,拜登已连续几个月坚持在公开场所戴口罩。对于自己在戴口罩防病毒这一简单问题上所经历复杂立场转变,特朗普21日辩解说:“我对口罩没意见。我是这样认为的:任何有潜在帮助的东西都是好事。我没问题,我戴着它。你看到我戴了好几次,我会继续戴(口罩)。”

在“三毛”系列漫画里,张乐平着意刻画了许多小细节。比如三毛头上的三根头发,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快乐的时候,会变得很飘逸;气愤的时候,这三根头发就会竖起来……仿佛也拥有了表情。

他说,后来父亲在画《三毛从军记》等其他三毛系列漫画,还没想到要出版,已经有人来约稿了,“在宋庆龄先生的支持下,父亲还举办了三毛原作画展,并举行义卖,筹款创办‘三毛乐园’,收留流浪儿童。”

让总统改变态度的不是疫情而是选情

除了这两本书外,书桌上也总是搁着一面镜子,便于张乐平比着镜子来画自己的手,或者观摩其他动作,长年累月如此。

张慰军表示,最开始的三毛漫画是四格连环漫画,看起来是一个个小故事。真正的长篇连载漫画是1946年创作的《三毛从军记》。

生活中,张乐平很和善,周围邻居、孩子的同学……常常乐意来串门,跟电力公司的抄表员、邮递员,也聊得来;家门口菜市场的员工,老远看见他就喊“老张”、“张同志”。

在其塑造的众多漫画人物中,“三毛”的形象最为经典。张慰军说,父亲最早是在1935年开始创作“三毛”这一形象。漫画发表后,与众不同的造型立即引起广大读者关注。

“父亲曾看到有两个流浪的孩子冻饿而死,瘦骨伶仃,心里特别难过。就画了系列漫画,希望唤起人们对流浪儿童的关注。”张慰军解释。

漫画家张乐平。受访者供图

根据昆尼皮亚克大学7月21日公布的最新全国性民调数据,特朗普的支持率已经落后拜登15个百分点。如此严峻的民调态势,让白宫幕僚们愈加担心特朗普11月3日竞选总统连任的前景。在他们看来,戴不戴口罩、承不承认疫情恶化,很可能已经与“总统能不能连任”挂上了钩,因为新冠肺炎疫情仍是选民当前最关心的问题。一位白宫消息人士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透露说,在幕僚们告诉特朗普民调数字直接显示了美国人不同意他的做法后,特朗普选择了“屈服”,喊出了“戴口罩就是爱国”的口号。

对于特朗普这一明确且强烈的转变,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1日评论说,对特朗普而言,能说出“戴口罩就是爱国”这句话,已经就是重大转变了。

本报北京7月22日电

在戴口罩的问题上,特朗普的态度经过了一个漫长的过程——从最开始的坚决抵制,到逐渐模棱两可,再到彻底支持。

7月21日,在时隔3个月之后重启的白宫首场疫情简报会上,特朗普承认,美国疫情并未来到拐点,在疫情形势好转之前“还会变得更糟”。“我们国家的一些地区做得很好,另一些地区则没有那么好。”特朗普说,“很有可能,不幸的是,(疫情)在好转之前还会变得更糟。有些事我不愿意这么说,但就是这么回事”。

自从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特朗普一直坚称新冠病毒会“自己消失”,但这种乐观的说法现在即使在其忠实的支持者中也难以得到支持。这些特朗普的“铁粉”目睹的事实是,自5月份以来,佛罗里达和得克萨斯等共和党领导的州因响应特朗普号召仓促重启经济而导致新冠病例激增、死亡人数屡创新高。受此影响,选民对特朗普在疫情期间危机管理的批评声日益激烈,特朗普民调支持率一路走低。

“戴口罩就是爱国!”被公认为数月来最抗拒戴口罩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突然转变了对戴口罩的态度,开始大声疾呼所有美国人赶快戴上口罩。他还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自己戴口罩的照片。特朗普此前一直嘲笑戴口罩是软弱的象征,反复表示新冠肺炎疫情被夸大了;但在近400万美国人染疫的残酷现实面前,他最终向口罩“屈服”。他不仅戴上了那个印有总统徽章的特制口罩,还首次表态称,愿意与中国合作,为美国人带回新冠病毒疫苗。

除了改变态度呼吁民众戴口罩,在如何看待疫情、与中国合作研发疫苗等问题上,特朗普的态度也悄然发生着改变,他似乎不再那么嘴硬。

他很早就开始画漫画了。1929年,张乐平开始向上海各报纸投稿,后来也经常发表漫画作品,逐渐在上海漫画界有了名气。

“父亲作画讲究解剖学,一得闲就要翻翻这两本书。他画古装人物,线条简单但非常到位。他的造型能力也强,画人物是可以从脚画起的,人物线条依然很流畅。”张慰军说。

“父亲曾说过,自己最喜欢儿童漫画家的称呼。其实严格来说,他还创作了不少其他类型的作品。比如讽刺漫画什么的,年画也不错。”张慰军称。

包括三毛系列漫画在内,张乐平的一些漫画构图不算特别复杂,往往看上去只有简单几笔,但背后却要花费不少心思。

“父亲就是一直爱喝酒,我母亲会劝他或者跟他争吵。有时在饭桌上也劝,他就说‘来,为我的戒酒干杯’,这都快成了他的‘名言’,因为谁都知道他戒不了。”张慰军有些无奈地说。

特朗普的这一表态,被认为与7月20日全球医学界权威论文期刊《柳叶刀》公布的全球首个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II期临床试验结果有关。该结果显示,由中国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与军科院生物工程研究所联合开发的疫苗安全可靠,一针接种即可引起显著免疫反应,并表示支持该疫苗进入III期有效性研究。

包括张慰军在内,张家有7个孩子,兄弟姐妹们时常给张乐平当模特,“比如要求我们做个动作,然后速写画下来。为了画好衣服上的一个褶子,他会拿块毛巾或者布做一个造型来观摩。”

1992年,张乐平去世了。父亲去世后,张慰军着手整理他的画作和相关资料,并和兄弟姐妹一起寻找父亲早前散落的作品。

“《三毛流浪记》曾拍成电影,今年出了一本《三毛流浪记》的电影绘本版,里面有那部电影的经典镜头,也有原作漫画。”张慰军和家里人筹划,在今年出一本父亲的画集,再办一个画展,把他们找到的父亲的作品,都展示出来,让读者、观众看一看。(完)

最喜欢“儿童漫画家”的称呼

承认疫情恶化,愿与中国合作研发疫苗

青年时期的张乐平。受访者供图

自张慰军记事以来,经常能看到父亲在书房作画,案头永远摆着两本书:一本是《艺用人体解剖图》、另一本则是《八十七神仙图卷》。

“那时候报社会在几个卖报纸的点,用铁丝夹子把报纸展示给市民读者看。结果一挂出去,就有人把‘三毛漫画’那一块挖走。”张慰军笑着说。

连续两天呼吁美国人戴口罩

在张乐平笔下,三毛是一个有缺点但不乏正义感的孩子,天性乐观善良,即便在过得最苦的时候也仍然积极向上。